• 博郡汽车融资25亿“烧光”?员工讨薪疑似被打 曾花20亿拿生产资质

  • 来源:时间财经 作者:时间财经 时间:2020-06-19 00:00:00 点击数:
  • 盘讯网讯:

    董事长为美国国籍。 博郡汽车融资25亿“烧光”?员工讨薪疑似被打 曾花20亿拿生产资质一年前,博郡汽车还在“跑马圈地”,如今或只剩下“一地鸡毛”。

    近日,据财经网报道,博郡汽车位于上海的办公园区发生疑似肢体冲突事件,警察已经介入。一位知情员工称“被打”的是采购部门的员工,“因为去找张畅(博郡汽车人力资源总监)讨薪而被打”。 对此,张畅回复称,他称自己绝对不会打人,“而且警察已经介入了,事实自有公论”。 此前,博郡汽车召开了一场总监级别以上的内部会议,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、副总裁李瑛、CFO易晓川等高管参加,宣布将由人力资源总监张畅牵头成立新公司。 对于新公司和老公司(博郡汽车)之间的关系,博郡方面解释称,新公司成立的目的是为了留住老公司最重要的无形资产,包括人、数据、知识产权、供应链等。新公司将以低价收购的方式买入老公司资产,老公司有资金进来后会优先偿还员工工资欠款。黄希鸣表示,新公司将是目前唯一的自救路径。 天眼查显示,博郡汽车成立于2016年8月,注册资本1.38亿元,经营范围涵盖了新能源汽车及零部件研发、制造、销售、技术服务、技术转让、技术咨询;自营和代理各类商品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。2019年4月,博郡汽车发布了跨界SUV博郡iV6和旗舰SUV博郡iV7,当时林更新为其助阵、站台 成立至今,博郡汽车先后完成6轮投资。除了2019年6月,公布了由浦口高投、园兴投资、银鞍资本等投资的25亿元外,其余5次的具体融资数额博郡均未对外披露。 对于目前的境况和未来规划,时间财经多次联系了博郡方面,截至发稿,电话一直无人接听。 博郡汽车融资25亿“烧光”?员工讨薪疑似被打 曾花20亿拿生产资质跌落神坛

    作为新造车势力中的一员,黄希鸣于2016年创办博郡汽车。公开资料显示,黄希鸣,美国国籍,1964年2月出生,博士学历。1988年6月至2016年11月期间,先后在北京有色金属设计研究院、美国通用汽车公司、美国福特汽车公司、美国先进车辆技术有限公司工作,2008年9月至今任上海思致工程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,2016年12月创办南京博郡,现任南京博郡董事长、总经理。 博郡汽车成立后,展开了一系列布局。2016年,博郡汽车宣布将投资100亿元,在南京浦口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纯电动整车制造基地;2017年7月,博郡汽车旗下投资公司思迅新能源落户淮安高新区,项目总投资额约50亿元,一期投资约为20亿元;2018年11月,博郡汽车宣布与上海临港经济发展(集团)有限公司、临港产业区公司签署三方战略合作协议,在临港产业区兴建博郡汽车新生产基地,总投资规模约35亿元。 2019年11月,博郡与一汽夏合资的天津博郡正式成立,该公司注册资本25.4亿元。一汽夏利以经评估备案的整车相关土地、厂房、设备等资产及负债作价5.05亿元出资,持股比例19.9%,南京博郡以现金出资20.34亿元,持股比例80.1%。 在频频动作背后,博郡汽车却开始“捉襟见肘”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末,南京博郡的总资产约5.5亿元,净资产为0.57亿元;2018年度营业收入为0.57亿元,净利润为-4.79亿元。 随着后续融资不畅,问题开始出现。根据约定,博郡汽车应于合资公司成立取得营业执照之日起30天内,以货币方式向合资公司缴付首期出资10亿元。但根据一汽夏利公布的《关于重大资产重组进展情况的公告》,截至2020年1月,博郡汽车向天津博郡缴付出资1400万元,其他注资资金仍在审批流程中。 与此同时,北京北斗星通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发布风险提示,涉及博郡汽车应收账款减值约617万元。由于博郡汽车资金链紧张,整车整体项目目前均处于停工状态,所欠北斗星通应收账款从2019年7月开始逾期,屡次未按照约定回款,从博郡汽车的经营状况判断,回款可能性很小,北斗星通已对其所欠应收账款计提了减值准备。 2020年2月,一份《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关于工资延迟发放》的通知文件显示,因公司股东南京博郡汽车意向的政府投资未能如期到位,导致本公司资金枯竭,故公司全体员工本月工资延期发放。 博郡汽车融资25亿“烧光”?员工讨薪疑似被打 曾花20亿拿生产资质或剩一地鸡毛?

    期间,博郡汽车一直试图“自救”。2020年3月,据蓝鲸财经援引一位天津博郡员工透露,当时负面缠身的博郡汽车董事长、CEO 黄希鸣本人正在天津,等待天津政府出手相救。该员工称,“黄希鸣已在一汽夏利办公楼苦等了快两周,且每天呆到晚上6点多才离开”,“跟同黄希鸣一起来天津的,还有博郡财务总监易小川。据黄希鸣自称天津政府此前答应投五个亿,南京政府也答应投五个亿。” 据另一名员工透露,在此等待期间,天津政府方面与黄希鸣在一汽夏利办公室洽谈过一次。但似乎谈判结果并不理想。据他表示“原先天津政府是答应给钱的,但最后好像渤海基金不太同意。” 与此同时,外部的环境也在恶化。谈及疫情对造车新势力的影响,小鹏汽车董事长兼CEO何小鹏说,对小鹏这样的资金和实力雄厚的科技创业公司没有多大影响,而造车新势力在未来12个月会生存维艰,最多存活两三家。 对于此次管理层希望通过新公司以自救,一位博郡汽车的前员工表示并不现实,“公司已经没人了,之前的技术也根本没有留下什么”。 博郡的结局,或是剩下“一地鸡毛”。据博郡汽车员工透露,博郡在南京只有一个试制车间,且已处于停产状态;同时因缺乏零部件,还未造出一个完整的样品车。而位于上海临港的汽车工厂,至今没有任何动工迹象。 天眼查显示,博郡汽车目前面临的法院开庭公告有4个,包括民间借贷纠纷、服务合同和承揽合同纠纷等。一位接近博郡汽车的知情人士在接受财经网采访时表示,拖欠供应商的钱大概有几个亿。 值得一提的是,据财经网报道,数百位员工在长达7个月的时间里没有领到工资,一些员工还自己掏钱垫付了原本应由公司支付的社保款项。根据上海市闵行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2020年4月9日出具的一份行政处理决定书,仅仅是在2019年12月、2020年1月两个月,思致(博郡的关联公司,上海员工的签约公司)拖欠的员工薪水就接近2670万元。(北京时间财经 欧阳西子)

   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时间财经):博郡汽车融资25亿“烧光”?员工讨薪疑似被打 曾花20亿拿生产资质

    免责声明: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。 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、编辑整理上传,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,不为其版权负责。 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,均来源于网络。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。

    转载稿件版权归原著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及时联系,邮箱:dcgz110@sina.cn

服务邮箱:

dcgz110@sina.cn